當前位置:首頁 > 藥食同源話健康
藥食同源話健康
藥食同源曆史及發展概況
2016-06-23 11:22:38

 

重要小貼士

中國藥文化研究會藥食同源產業分會近期招募會員(理事)單位及開展《藥食同源產業相關基地建設》、《百項藥食同源養生科技成果》申報。歡迎大家踴躍參與。010-56030833


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飲食衛生和營養知識逐漸普及以及公眾的健康意識日益增強,人們越來越重視保健和養生,崇尚自然。在西方國家,有人提出要用“廚房代替藥房”、“食物代替藥物”。中國傳統的“藥食同源”思想即是食物保健思想的反映,包含著中醫藥學中的食療、養生保健和藥膳等內容。“藥食同源”目前還沒有統一的概念。從字麵理解,是指藥物與食物的起源相同,當前的主流看法是藥物和食物沒有明顯的界限。一些藥品本身就是食物,如生薑、大棗;而一些食物卻有某些治療功能,如大蒜。原衛生部頒布的“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名單”即是藥食同源在當前發展的反映。本文通過曆代醫書和本草著作,探究“藥食同源”的曆史源流,為藥食同源的發展提供借鑒,並討論當前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

1 藥食同源的起源

“藥食同源”這一說法的出現尚不清楚源於何時,似乎是近代才出現的。20世紀30年代,我國已有“醫食同源”的說法。伴隨著養生保健熱,20世紀80年代,國內開始出現了一些“藥食同源”或“醫食同源”的相關論述。同樣深受中國醫學影響的日本在近代也有“醫食同源,藥食一如”的說法。“藥食同源”這一概念實際是中國傳統醫學中食療、藥膳、養生等方麵的思想反映,體現的是中國傳統對藥物和食物起源上的聯係的認識,表現在藥物的發現上。

1.1 “神農嚐百草”與“藥食同源”

目前各種觀點認為藥物的發現和人類的覓食活動有著緊密的聯係。1973年,在河北槁城台西村商代遺址中發現了植物種子30餘枚,經鑒定主要為薔薇科植物的種子,其中以桃仁為主,還包括鬱李仁、杏仁等。中醫方劑中有五仁丸,即由桃仁、鬱李仁、杏仁、鬆子仁、柏子仁五味藥組成,遺址中發現的種子似乎是一種藥方的組合。而這些種子的原植物的果實又是食物的來源,預示著這些藥物的發現可能與飲食相關。

藥物發現和食物的淵源,尤其反映在“神農嚐百草”的典故上。中華民族農耕文化曆史悠久,相傳神農軒轅氏即是中華民族農耕文化的始祖。對其記載有多種,陸賈《新語·道基第一》描述:“民以食肉飲血衣皮毛。至於神農,以為行蟲走獸,難以養民,乃求可食之物,嚐百草之實,察酸苦之味,教民食五穀。”可見神農使遠古時期的中華民族由茹毛飲血的狩獵時代進入食草為主的農耕時代。目前人類學家通過研究人類不同曆史時期的牙齒結構,可以證明人類最先是肉食,然後轉向雜食。《醫賸》雲:神農“嚐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當此之時,一日而遇七十毒。此其嚐百草為別民之可食者,而非定醫藥也。”這段“神農嚐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的典故也是目前後人多尊神農是本草(藥物)發現者的依據。從古書記載來看,最早毒和藥沒有嚴格區分。《周禮·天官》載:“醫師掌醫之政令,聚毒藥以供醫事”。毒跟藥一樣可以用於醫療。這段話作者又特意說明了神農嚐百草的目的是尋找食物而非藥物,也正說明了藥物的發現和食物的關聯。陶弘景在《本草經集注》序錄中說到“藕皮散血,起自庖人;牽牛逐水,近出野老”,也反映了藥物的發現源於人民生活中的實踐,尤其是飲食活動。

1.2 “食醫”、“食治”的出現

“神農嚐百草”的故事體現了人們在尋找食物中發現了藥物,說明了早期食物和藥物的界限是模糊的,這種認識也體現在“食醫”分工的出現上。“食醫”、“食治”的出現體現了古人對食物治療功能的認識。

《說文解字》雲:“醫,治病工也。”這種職位曆史久遠,《周禮·天官》中將“醫”分為食醫、疾醫、瘍醫、獸醫,其中食醫列為首位。“食醫”主要掌握調配周天子的“六食”、“六飲”、“大膳”、“百饈”、“百醬”之滋味,這與今天的營養師類似,其中疾醫主張用“五味、五穀、五藥養其病”。“疾醫”,孫詒讓在《周禮正義》注曰:“若今之內科醫也”。可見作為五味、五穀的食物和藥物一樣發揮著治療作用。這一時期食藥的界限是模糊的。

周朝“食醫”分工的出現促進了“食治”、“藥膳”領域的出現和發展。東漢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和《金匱要略》在治療上除了用藥,采用了大量的飲食調養方法來配合治療。唐代孫思邈對食物療法特別推崇,其在《千金要方》中專列有“食治”一項,其後出現了我國第一本食療類專著《食療本草》。宋代官方修訂的《太平聖惠方》則專設“食治門”。由元代飲膳太醫忽思慧所編著的《飲膳正要》為我國最早的飲食衛生和營養學專著,記載的藥膳方和食療方非常豐富。藥膳是將食物和藥物組方食用,是“食治”領域的發展。

2 藥食同源思想的古今認識

2.1 古人對藥食同源之理的認識

我國曆代對“藥食同源”及藥食界限的認識是一個從模糊到清晰的過程。從藥食同源的起源可以看到古人對食物功能的認識層次:首先是無毒,且能夠食用,提供基本營養;然後,發現了食物的其他功能:治療和保健。對食物的治療之“理”,很早就有相關探索。古人認為食物和藥物一樣具有性味理論,包括四氣五味、歸經、升降浮沉等。

四氣是指寒、熱、溫、涼,五味包括酸、苦、甘、辛、鹹,這些可能是古人在生活實踐中的感知,又賦予了其陰陽五行理論,是功能之理的總結。《黃帝內經》是我國現存的第一部中醫經典著作,包括《靈樞》和《素問》兩部分,它不但奠定了中醫基礎理論,還提出了中國傳統飲食相關理論,形成了食藥的整體理論體係,如四氣、五味、升降浮沉、氣味厚薄以及毒性等。書中認為食物和藥物一樣具有五味,並各有所走,如《靈樞·五味》雲“願聞穀氣有五味,其入五髒”,《素問·五常政大論篇》中多次提到“食宜同法”、“藥以祛之,食以隨之”等觀點,來說明食物作為藥物治病的輔助功能。《黃帝內經》首次按食物的性味將食物歸納於五行中,如《靈樞·五味》雲“五味各走其所喜,穀味酸,先走肝;穀味苦,先走心;穀味甘,先走脾;穀味辛,先走肺;穀味鹹,先走腎”。該書還提出了五味禁忌的思想,如《素問·宣明五氣論》謂“五味所禁,辛走氣,氣病無多食辛;鹹走血,血病無多食鹹;苦走骨,骨病無多食苦;甘走肉,肉病無多食甘;酸走筋,筋病無多食酸,是謂五禁,無令多食”,強調五味須調和。

唐代孫思邈在《千金要方·食治》中總結並發展了唐以前醫家及《黃帝內經》中有關飲食的理論,如“食有偏性”、“飲食有節”、“五味不可偏盛”等。其後的《食療本草》在每個食物名下大多注明藥性,還有功效、禁忌、單方、應用部位等記載。元代《飲膳正要》在卷二中分條目介紹了“四時所宜”、“五味偏走”、“服藥食忌”、“食物利害”、“食物相反”、“食物中毒”等,強調了食物的偏性和禁忌。因此,古人探索食物的性質理論反映了藥食同源、藥食同功、藥食同理。

2.2 藥食同源的現代科學理論探討

中藥材主要來源於植物,因而又有“本草”一名,以下主要從植物的代謝方麵探討藥食同源的現代科學認識。

來源於植物類的藥材本質的屬性是一個生命,在生態生物鏈中,植物處於底層,通過光合作用,提供了生物鏈中最根本的物質和能量來源。新陳代謝是植物的基本生命活動,1891年,Kossei將植物的新陳代謝分為初生代謝和次生代謝。初生代謝是植物新陳代謝的核心,是獲得能量的代謝,為生物體的生存、生長、發育和繁殖提供能源和中間產物的代謝。人類從植物中攝取的營養物質主要來源於初生代謝,即初生代謝產物,如糖類、脂類、蛋白質、維生素、纖維素等。植物次生代謝是相對初生代謝而言的,是以初生代謝產物的中間產物為底物產生次生代謝產物的代謝,是能量分解的代謝。次生代謝產物過去長期被認為是在代謝中不再起作用的“廢物”儲藏在植物的各種組織中,但是近些年發現其對植物有著重要的作用。植物次生代謝產物是植物對環境的一種適應,是在長期進化過程中植物與生物和非生物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在對環境脅迫的適應、植物與植物之間的相互競爭和協同進化以及植物對昆蟲的危害、草食性動物的采食及病原微生物的侵襲等過程的防禦中起著重要作用。

次生代謝產物可分為苯丙素類、醌類、黃酮類、單寧類、萜類、甾體及其苷、生物堿等。這些亦被稱為“天然產物”的多數物質是今天研究天然藥物,尤其是研究中藥功效的主要物質基礎。食物作為生物的基本需求,除了補給營養和享受到味道兩大功能外,近些年所謂的食品第三大功能“調節人體機能”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植物類食品充當第三功能的機理體現在食物的次生代謝成分上。

目前許多常見的普通食物包含的調節人體功能的次生代謝產物逐漸被發現,如大蒜中的大蒜素和西紅柿中的番茄紅素,以及大棗茄子等的黃酮類成分和大豆中的異黃酮類成分。大蒜為百合科植物Allium sativum L.的鱗莖,作為傳統食品調味品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曆史,《新修本草》中記載其能夠“下氣,消穀,止痢”;現代實驗表明,大蒜中含有大蒜素、大蒜新素等,具有抗菌、抗病毒的作用。大豆異黃酮類成分是大豆中的主要次生代謝產物,主要有抗腫瘤、降血脂及雌激素樣作用等。西紅柿中的番茄紅素為萜類化合物,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的作用。

這些食物中的“次生代謝產物”在調節生理機能方麵和藥物中所發揮的調節功能類似,但是又有所不同。食物中次生代謝產物往往含量不高,長期服用無毒副作用,主要起著預防和保健的功能。這類往往被稱做“天然食物”的物質在預防疾病和提高抵抗力等保健方麵起著重要的作用。從植物次生產物的機能來看,這可能是“食療”功能產生的科學物質基礎,食物和藥物在調節人體生理機能方麵的同功和無明確的界限也促進了“藥食兩用”物品的產生。

3 “藥食兩用品種本草源流

藥食雖同源但亦有界限,在古人認識藥食界限的同時,形成了既可以做藥品,又可以做食品的“藥食兩用”品種,並在醫書和本草中對這些品種進行了大量而詳細的論述。

3.1 古人對藥食界限的論述

食物和藥物同樣具有偏性,具有四氣五味,具有食養和治療作用,但並不是說兩者沒有界限,對來自天然的藥物和食品的區分,古人的認識也是由模糊到清晰的過程。

安全性是古人探尋食物的第一個和最重要的特性。“神農嚐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反映了古人判斷食物的一個標準:安全性。《神農本草經》中毒性的有無和大小是判斷三品的一個重要標準。其所雲“上藥一百二十種為君,主養命以應天,無毒,多服久服不傷人,欲輕身益氣,不老延年者本上經”,說明上品藥物包含著食物的內容,無毒且具有補益的作用,可以久服、多服。中品和下品藥物則包含著毒的內容,《周禮·天官》載“醫師掌醫之政令,聚毒藥以供醫事”,而中醫傳統所雲“是藥三分毒”說明了毒和藥的聯係。以“毒”做為藥食界限的標準,說明了古人認為食物必須安全無毒。

古人對食藥區分的第二個認識基於藥食在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基本功能不同。如《素問·髒氣法時論篇》雲“毒藥攻邪,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為益,五蔬為充,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認為藥和毒一樣主要用於治病,而食物則用於補精氣。《千金要方》記述“安身之本,必資於食,救疾之速,必憑於藥”,明確了食物用於提供營養,藥物則主要用於治病。

古人對食藥區分的第三點認識則基於對其性味強弱和厚薄不同。《千金要方》雲“夫為醫者,當須先洞曉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乃不愈,然後命藥。藥性剛烈,猶若禦兵”,強調了藥物性味猛烈,食物性味平緩。這種性質的差異也體現了古人認為食物對人體的調節功能和藥物不同,藥物性質強烈,而食物平和,常具有補益作用,主要體現在“食養”和“治未病”方麵。如《千金要方》認為“人體平和,惟須好將養,勿妄服藥。藥勢偏有所助,令人髒氣不平,易受外患。夫含氣之類,未有不資食以存生,而不知食之有成敗,百姓日用而不知,水火至近而難識”,強調了“食養”的重要性,體現了現代保健的思想。

以上可以看出古人區分食物和藥物主要基於其主要功能不同,而首要原則是安全性。藥物主要用於治療疾病,食物則須安全並提供人體的營養。由於兩者的模糊界限,一些食品又具有治療作用,這類體現在“藥食兩用”物品上,大多性味平緩,常用於食療方麵。

3.2 “藥食兩用”品種的本草源流

古代對“藥食兩用”品種的記載主要體現在主流本草和食物類本草上。主流本草記載著大量藥食同源物品,而食物類專著的出現則體現了古人對“藥食兩用”物品在“食療”和“食養”中作用的重視。古代的食物類本草記載了大量食物類藥物,並隨著認識所載品種逐漸增多,說明了藥食同源的廣泛性,這些為現代研究提供了源泉。

作為我國第一本主流本草學專著,《神農本草經》就記錄了較多的藥食兩用藥物,如大棗、枸杞子、薏苡仁、生薑、杏仁、烏梅、核桃、蓮子、蜂蜜、百合等在民間即是常見的食物,這些物品在書中主要強調了其補益的作用,可以久服、多服。這些本草共同冠以“藥”之名似乎並未明確食物和藥物的界限;但是其後的梁時期陶弘景《本草經集注》在注解《神農本草經》和《名醫別錄》的基礎上,第一次按藥物的自然屬性進行分類,專列了“果菜米食”,明確了本草中食物類的限定,其中收載果部23味,菜部30味,米食部29味。其後的主流本草,如《新修本草》、《證類本草》等多延續了陶弘景的藥物自然屬性分類方法,對可作食用的藥物進行歸類。影響較大的明代《本草綱目》收錄了食物類藥物約300餘種,李時珍把藥物分為草部、穀部、菜部、果部、本部五部,並列有飲食禁忌等內容。

在其他食物類本草中,唐代孫思邈撰寫的《千金要方》專門列有“食治篇”,包含了“序論”、“果實”、“菜蔬”、“穀米”、“鳥獸(附蟲魚)5個篇章,共收錄食物155種,其中果實29種、菜蔬58種、穀米27種、鳥獸蟲魚40種。孫思邈弟子孟詵則在總結《千金要方·食治篇》的基礎上撰著《補養方》,後經明代張鼎增訂更名為《食療本草》,是中國現存最早的食療類專著,書中收錄食物共計227條。宋代官方修訂的《太平聖惠方》專設“食治門”,記載藥膳方劑有160首。由元代飲膳太醫忽思慧所編著的《飲膳正要》為我國最早的飲食衛生和營養學專著。其中卷三收載230種單味食品,其中米穀49種、獸35種、禽18種、魚22種、果39種、菜40種、料物諸品28種。明代托名李杲的《食物本草》收載食物藥1689味,為食物本草類書籍之冠。明清時期產生了大量食物類本草,如盧和的《食物本草》、寧原的《食鑒本草》、賈銘的《飲食須知》、王孟英的《隨息居飲食譜》等。

3.3 藥食兩用品種的用法概述

大量出現的食物類本草著作對“藥食兩用”物品進行了係統地概述,不僅體現在治療和保健等方麵,還體現在飲食禁忌及用法上。曆代食物類本草對藥食兩用品種用法和禁忌的說明,反映了“藥食兩用”品種不同於普通食品的特征,其安全性和用法尤為重要。

《千金要方·食治篇》總結並發展了唐以前醫家及《黃帝內經》中有關飲食的理論,提出“食有偏性”、“五味不可偏盛”、“飲食有節”等飲食原則。在每種食物的下麵列出性味、損益、服食禁忌及主治疾病,有的還記述了食用方法。《食療本草》在各食物條下主要敘述其藥性、功效、禁忌等,對食物宜忌所涉及的方麵更加廣泛,對時間、用量、食法、產地、妊產婦、小兒、疾患、多食、久食等多方麵進行了詳述。《飲膳正要》在卷二中分別介紹了“四時所宜”、“五味偏走”、“服藥食忌”、“食物利害”、“食物相反”、“食物中毒”等項;在單味食品下主要記載有性味、功效、良毒、宜忌等。尤其重視食性,將其分為平、大寒、寒、微寒、小寒、大暖、溫、微溫、大熱、熱、冷、涼等12個不同的等級,表明作者特別重視食物偏性對人體的影響。偏食某種性味食物則易致病,故條文中明確記有不可多食和不可久食的食物就有42種。

4 藥食同源的現狀、問題及對策

曆代藥食兩用品種主要體現在食療和食養兩個方麵,尤其是食養是現在保健思想的體現。當前隨著人們對健康的重視,具有補益和預防疾病作用的功能性食物受到推崇和重視,這也促進了保健食品行業的發展,傳統藥食兩用品種中很多具有保健功能。另外,傳統上“藥食兩用”受到相當的重視,衛生部門先後頒布了“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名單”對這一類型進行規範。

4.1 現代對藥食同源物品相關概念的限定

古人對藥食同源的認識反映了食品的4種主要特征和功能:安全、營養、保健和治療作用。這些既是古人對藥食同源共性的認識,又反映了藥食的區別。雖然有藥食同源一說,但是出於安全和健康考慮,必須加以限定。現代法定標準明確了藥物和食物的概念界限,由於一些物品具有保健功能而產生了保健食品類型,“藥食兩用”物品在曆史上和民間應用廣泛,因而衛生部門又限定了“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以下簡稱“藥食兩用物品”)概念。

2009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規定,藥品是指用於預防、治療、診斷人的疾病,有目的地調節人的生理機能,並規定有適應症或者功能主治、用法和用量的物質,包括中藥材、中藥飲片、中成藥、化學原料藥及其製劑、抗生素、生化藥品、放射性藥品、血清、疫苗、血液製品和診斷藥品等。規定了藥品主要是預防和治病兩個方麵,包括中藥的範疇有中藥材、中藥飲片、中成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法》(2009)規定,食品指各種供人食用或者飲用的成品和原料,以及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但是不包括以治療為目的的物品。其包含兩個方麵的內容,一方麵是可供食用的普通食品,另一方麵則是“藥食兩用物品”。2014年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簡稱衛計委)公布了《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物質目錄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將“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更改為“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質”,定義其為具有傳統食用習慣,且列入國家中藥材標準(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及相關中藥材標準)中的動物和植物可使用部分(包括食品原料、香辛料和調味品)。原衛生部在2002年公布的“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中有87種全部來源於中藥材,傳統應用廣泛。

“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是中國傳統藥食同源思想中“食療”的體現,而保健食品則體現了藥食同源中“食養”的思想。原衛生部在2002年《衛生部關於進一步規範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中頒布了“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名單中基本上來源於中藥材。2005年《保健食品注冊管理辦法(試行)》規定,保健食品是指聲稱具有特定保健功能或者以補充維生素、礦物質為目的的食品,即適宜於特定人群食用,具有調節機體功能,不以治療疾病為目的,並且對人體不產生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的食品。強調保健食品必須是安全的且用於特定人群。

4.2 “藥食兩用物品名單”頒布及存在的問題

“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最近一次頒布於2002年,已經過去10多年,亦出現了一係列問題,以下就名單頒布的背景和現狀進行分析,為新的修訂提供一定的參考。

4.2.1 頒布情況及背景

原衛生部頒布“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是基於規範食品和保健食品安全的。近年來由於生活水平的提高,一些慢性疾病和亞健康成為困擾人民健康的主要原因,人們崇尚養生和保健,促進了保健行業的發展,但也帶來了一些問題。一些食品企業在食品生產中任意添加中藥材,宣傳其保健療效。為此,1987年原衛生部頒布了《禁止食品加藥衛生管理辦法》,規定了食品不得加入藥物,但是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作為原料、調料的除外。與此同時還公布了“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第一批),共列入33種物質。這一考慮是基於我國傳統應用情況,一些藥品本身又是食物,在加入食品中時,不應被視為是藥物,而是作為食品原料。隨著保健食品行業的發展,1996年原衛生部頒布的《保健食品管理辦法》正式施行,對可以用於保健食品的原料有著法定的限定。2002年頒布了《衛生部關於進一步規範保健食品原料管理的通知》(衛法監發[2002]51號文件),簡稱51號文件,印發了新的“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和“保健食品禁用名單”。

4.2.2 “藥食兩用物品”名單存在的問題

51號文件“藥食兩用物品”名單列入了87種物質,但是僅有名單,沒有具體的限定,因而也帶來了一些問題。

(1)來源問題。原目錄沒有藥物的來源和拉丁名的限定,而中藥中有著普遍的“同名異物”現象。如名單收錄的“淡竹葉”一物,民間可能出現了兩種理解,一是《中國藥典》所收錄的“淡竹葉”,為禾本科植物淡竹葉Lophatherum gracile Brongn.的幹燥莖葉;另外,亦可能理解為禾本科淡竹Phyllostachys glauca McClure的葉子。兩種來源不同,而且在曆史上都曾經為“淡竹葉”的來源。

(2)多來源問題。名單中杏仁和棗均為多來源品種,杏仁包括苦杏仁和甜杏仁,棗包含著大棗、酸棗、黑棗。作為藥品,其來源有《中國藥典》的規定,但是作為食品定義時,其來源應參照什麽標準?

杏仁有苦甜之分,2010版《中國藥典》僅收載苦杏仁,來源於薔薇科植物山杏Prunus armeniaca L.var.ansu Maxim.、西伯利亞杏P.sibiricaL.、東北杏P.mandshurica(Maxim.)Koehne或杏P.armeniaca L.的幹燥成熟種子。中藥大辭典中記載甜杏仁來源於杏P.armeniacaL.、山杏P.armeniaca L.var.ansu Maxim.的部分栽培味甜的幹燥種子。甜杏仁與苦杏仁的來源有重疊,但作為味甜的栽培品種,並未載入藥典。

從曆史上看,本草中多雲杏仁苦者為藥用,且有毒。如《千金要方》食治篇雲杏仁“味甘、苦、溫、冷而利,有毒……扁鵲雲杏仁不可久服,令人目盲”。《飲膳正要》雲“杏仁有毒,主咳逆上氣”。《隨息居飲食譜》雲“杏,……其核中仁,味苦入藥,不堪食”。近代《藥材資料匯編》也收錄了苦杏仁,指出其“尖”和“皮”均有毒,故藥用時必須去“尖”脫“皮”,稱為光杏仁。本草上的甜杏仁單獨列出來較晚,《本草便讀》指出杏仁有苦和甜兩種,指出“甜者因味屬甘平,用之則功多潤降”而與味苦者不同。其在目錄“杏仁”條下又列有“甜杏仁”,雲其為“別有一種,味甘性平,可供果食”,該描述的植物似乎為另一種。《藥材資料匯編》收錄有甜杏仁,其實際指巴旦杏,為薔薇科扁桃Amygdalus communisL.的種子。該種可能是《本草便讀》所指的“甜杏仁”,在明代《本草綱目》中就以“巴旦杏”收載,也就是說曆史上的甜杏仁還包括巴旦杏。

杏仁中有毒的成分即苦杏仁苷,有鎮靜作用,在酶或酸的作用下可以生成劇毒的氫氰酸,其中苦杏仁含量較高,甜杏仁相對低。這可能是曆史上長期認為杏仁()有毒,不可多食的原因之一。因而苦杏仁作為“藥食兩用”物品值得商榷。甜杏仁作為食品,有民間應用的支持,但是仍需要相關的安全研究支持。

(3)部位問題。一些品種藥用部位和食用部位可能不一致。名單有枳椇子,為《中華本草》所收錄,來源於鼠李科北枳椇Hovenia dulcis Thunb.、枳椇H.acerba L.和毛果枳椇H.trichocarpa Chun et Tsiang的種子。從本草考證得出,曆史上枳椇的食用來源主要為其肉質膨大的果序軸、葉及莖枝,而無種子。其肉質膨大的果序軸俗稱“拐棗”。因而對食用部位的考訂尤為重要。

(4)品種問題。食品和藥品一樣由於栽培而產生不同的種質,這些品種差異可能影響著食用和藥用的分化,如藥典規定菊花來源於菊科植物菊Chrysanthemum morifolium Ramat.的幹燥頭狀花序。但是,實際上菊花根據產地和加工方法不同有杭菊、亳菊、滁菊、貢菊等區分,這些又可分三類,一類以藥用為主,如亳菊、滁菊;一類以茶飲為主,如貢菊;一類藥食同用,如杭白菊。它們均屬一種,但栽培品係不同而實際應用有較大差別,因而對菊花的食用品種是否有所說明,拉丁名是否應限定到栽培變種上?

(5)限定條件。曆代本草尤其是食物類本草均對藥食兩用中藥材的用法進行了嚴格的限定,如時間、產地、食法、用量、妊娠禁忌等。普通食品亦要講究健康食用,因而對“藥食兩用”物品的食用禁忌和方法的限定以及相關安全研究問題將至關重要。

(6)標準變動的銜接問題。《中國藥典》等標準每隔一定年限進行修訂,一些品種記載發生變化,而“藥食兩用物品”名單無法反映對變化的銜接,有必要進行修訂,如山銀花和粉葛的問題。

“藥食兩用物品”名單2002年公布,當時2000版《中國藥典》中金銀花來源為忍冬Lonicera japonica Thunb.、紅腺忍冬L.hypoglauca Miq.、山銀花L.confuse DC.、毛花柱忍冬L.dasystyla Rehd.,金銀花和山銀花兩者沒有分開。《中國藥典》2005年版將山銀花單獨列出,故根據現有藥典標準,山銀花作為藥食兩用是否會受到影響?

同樣的問題還有葛根。2000年版《中國藥典》中葛根來源為野葛Pueraria lobata(Willd.)Ohwi、甘葛藤P.thomsonii Benth.2005版《中國藥典》將葛根基源之一甘葛藤單獨作為“粉葛”的基源分列出來。根據現有藥典版本的處理,粉葛應該考慮作為單獨一種予以收錄。

4.3 “藥食兩用”品種的修訂問題

我國本草上記錄了較多的“藥食兩用”中藥材,但是法定規定的則不到100種,是尊重傳統應用情況,也是基於安全和健康的考慮。隨著研究的進一步深入和健康的需要,一些新品種理應逐步納入進來,這也體現了“藥食兩用”品種的開放性問題。另外,原名單的頒布亦帶來了一係列問題,因而修訂顯得很有必要,故原衛生部食品安全綜合協調與衛生監督局已於2011年起進行了相關修訂工作。

衛計委在公布“藥食兩用物品”名單時體現了銜接問題,如與“新資源食品”的銜接。我國20世紀90年代開始出現了“新資源食品”的稱謂,直到2007年原衛生部才實施《新資源食品管理辦法》對這一類群進行限定。2013年《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審查管理辦法》將“新資源食品”概念更改為“新食品原料”,規定其是指在我國無傳統食用習慣的以下物品:動物、植物和微生物;從動物、植物和微生物中分離的成分;原有結構發生改變的食品成分;其他新研製的食品原料。2014年,衛計委《<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物質目錄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修訂說明》中就強調,目錄以外的物質如需開發作為食品原料時,應當按照《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審查管理辦法》有關規定進行安全性評估並申報。2014年,衛計委政務公開辦“關於新食品原料、普通食品和保健食品有關問題的說明”中指出,2002年公布的《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中的物品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生產經營,如需開發《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中的物品用於普通食品生產,應當按照《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審查管理辦法》規定的程序申報批準。

以上兩種規定表明,衛計委指明了中藥材如要進入食品領域必須經過“新食品原料”這一銜接口。如“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中大多為藥典收錄的中藥材,不少在古代就做藥食兩用,如果進入“既是食品又是藥品”名單,需要按《新食品原料安全性審查管理辦法》規定的程序申報批準,符合安全條件則酌情納入。

根據衛計委網站,2008年以來公告批準的新食品原料有多味中藥材,如夏枯草、人參(人工種植)、布渣葉等。以人參為例,人參在2002年列入“可用於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2012年則納入“新食品原料”中,注明了是人工種植人參,且為5年或5年種植年限以下,並有相關安全性的限定。人參本是載入藥典的中藥材,且可作保健食品,納入“新食品原料”則說明其具有食品的條件,即符合了“藥食兩用”物品的特征,因而2014年衛計委在公布的《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物質目錄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考慮將人參納入新品種。

“藥食兩用”物品作為食用的依據,安全性尤為重要,因而必須嚴格控製新物品的納入,出台更為全麵的相關原則和依據。衛計委將“新食品原料”作為一個銜接口體現了納入“藥食兩用”物品需要一個過渡,體現的是安全性原則。但是,必須警惕一些人為因素出於商業考慮而將中藥材納入“新食品原料”,進而進入“藥食兩用”名單。“新食品原料”中,中藥材如要進入藥食兩用名單,建議還需要設定一個安全監測期。

5 小結

“藥食同源”是古人在食物和藥物發現中總結的智慧。食物和藥物一樣具有偏性,具有四氣五味,因而食物除了提供基本的營養外,還具有和藥物類似的治療功能,早在周朝就產生了“食醫”的分工,後期則出現了專門以“食治”為主的“食療類”本草。現代對食物的第三大功能“調節人體機能”的相關研究表明,具有調節人體機能的植物次生產物可能是植物類食物治療功能產生的科學物質基礎。

食物和藥物雖然同源,但有界限。食物主要提供營養且無毒,而藥物則主要用於治病。食物性質平和,藥物則性味相對厚重猛烈,因而食物的“治療”作用主要體現在“食養”和“食療”兩方麵,這些既是藥物又是食品的物品常具有補益作用,尤其應用於保健和預防疾病方麵。基於古人對藥食兩用品-種的4種主要特征認識:安全、營養、保健和治療作用,現代則將食品和藥品等相關概念進行了限定,分為藥品、食品、保健食品和“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等。

古代本草尤其是食物類本草不但記載大量食物類藥物,還對服食方法和禁忌等進行了大量論述,反映了古人對藥食兩用物品的安全性和功能性的重視,給今天的食療和保健研究提供了寶貴的參考。衛計委頒布的“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即是藥食同源的現代體現。但該名單隻有目錄而無相關限定帶來了一係列問題,如來源、食用部位、多來源問題、品種問題、食用方法和禁忌等。因此,名單的修訂需按照“安全第一”的原則,考慮傳統和現代應用情況,進行相關的說明和限定。

“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物品”名單應是開放的,但是新物品的納入必須有嚴格的依據和相關原則。衛計委將“新食品原料”作為新納入品種的一個過渡和銜接口,體現著安全性原則,但是“新食品原料”中中藥材如要納入“藥食兩用物品名單”,建議設定一個固定的安全監測期。

參考文獻:略。

返回 〗